.
中文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天降我才必有用

第四百零一章 四逃之夭夭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何东来闻到浓烈刺鼻的汽油味,意识到那辆押解他的囚车开始漏油,他将车内因车祸受伤昏迷的三名刑警拖了出来,把他们先后送到了安全地点,又来到小黎身边,将晕头转向的小黎抱起,带着她脱离险境,刚刚来到完全地点,身后囚车就起火爆炸,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,车门和轮胎被气浪掀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因为这条道路的突发状况,车辆纷纷紧急刹车,造成一连串的接连追尾事件。

    何东来放下小黎,向应急车道旁的隔离带逃去。

    小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她的头在车祸中撞伤,满脸都是鲜血,小黎挣扎着叫道:“你站住……你站住……”

    何东来转身看了她一眼,然后继续向隔离带逃去,小黎摁下了手中的遥控,触发电子脚镣的高压电装置,绝不可以眼睁睁看着何东来逃走。

    蓝色的电光闪烁在何东来的足踝上,可何东来并没有任何的反应,他犹如跨栏运动员一样熟练地越过隔离带,然后沿着高速公路的斜坡迅速爬上一旁的土丘,很快他魁梧的身躯就消失在小黎模糊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小黎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,她想要坐起身来,却被一旁负责陪护的女警阻止:“你头部受伤,医生说你现在要静卧。”

    小黎抬起手摸了头部,感觉到头部包裹的纱布:“何东来,何东来跑了!”

    吕坚强的声音从房门处响起:“你不用担心,我们已经发出了通缉令,他逃不远。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我的同事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吕坚强让小黎放心,她的三名同事虽然都受了轻重不等的伤,可都没有生命危险,前去劫囚车的四名匪徒全都葬身在囚车的爆炸中,确切地说应该是三人,其中一人应该死于利器所伤。

    小黎的枪也没丢,只是在这场人为制造车祸的劫狱行动中,何东来逃了。

    虽然吕坚强表示他们可以在小黎身体恢复一些之后再调查情况,可小黎坚持现在就说明情况,她必须澄清真相。

    那四名死于囚车爆炸的匪徒应该和何东来不是一伙,今天如果没有何东来,她和她的三名同事可能已经遇害了,是何东来击败匪徒,救了他们,又将他们先后拖到了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小黎充满沮丧道:“是我的责任,是我麻痹大意没有尽到责任,在何东来逃走的事情上我要负全责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安慰了她几句,离开了病房,这次的案情非常严重,还好警方人员没有发生重大伤亡,根据小黎所说,是何东来的及时出手才阻止了悲剧发生,吕坚强主动申请调查这次的劫案,因为囚车发生爆炸,四名匪徒的尸体焚毁严重,为下一步的取证制造了许多的困难,至于他们留下的那辆商务车,已经查清属于失窃车辆,对案情并没有太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吕坚强看到小黎的精神状况不好,联系了一下张弛,毕竟小黎在京城的朋友他所知道的也只有张弛一个。

    张弛听说小黎出事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,来医院之前,他给李跃进打了个电话,李跃进在电话那头紧张的腔调都变了,他告诉张弛马上就买车票赶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小黎的情况怎么样,而且考虑到小黎毕竟是个女同志,张弛就给萧九九打了个电话,毕竟多个女伴陪着方便。

    萧九九刚刚试镜完毕,暂时还不知道结果,听张弛说起这事,二话没说就开车过来了,途中还买了鲜花和营养品,张弛看到她后座上的礼品,暗叹这妮子有心,嘴上却说自己已经买了,没必要那么隆重。

    萧九九道:“你是你,我是我,快点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病房,小黎的病房前有专人负责看守,张弛给吕坚强打了电话,这才获许进入。

    小黎半躺在床上,头上缠着绷带,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,看到他们两人进来,小黎招呼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张弛把礼品放在地上,萧九九先确定小黎没有花粉过敏症,这才把鲜花放在床头。

    小黎暗赞这女孩子心思很细,昨天认识萧九九之后,她还特地查了查,发现萧九九还真是一个小明星。

    张弛大概了解了小黎发生的事情,也没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关心了一下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小黎道:“医生给我检查过了,没什么大事,有点脑震荡,其他都是皮外伤,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九九道:“小黎姐,您真勇敢。”

    小黎叹了口气道:“我从事的就是这个职业,必须要对得起这颗警徽,只是这次我把事情给办砸了。”

    萧九九道:“不怪您,是敌人太狡猾,您渴不渴,我给您削个苹果。”

    小黎想起了一件事:“张弛,你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李跃进。”

    张弛嘿嘿笑了一声,小黎一看就知道说晚了,张弛肯定已经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了李跃进,李跃进那个火爆脾气十有八九已经在来京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小黎埋怨道:“我连爸妈都没告诉,你倒好。”

    张弛道:“多个人关心你不好吗?李大哥来了也能保护你啊。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他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要是知道我受了伤,不得红着眼睛满世界找人给我报仇。”无意中说出的话暴露了她目前和李跃进的关系。

    萧九九和张弛对望了一眼,两人都笑了笑,萧九九将削好的苹果分成几半递给小黎。

    萧九九主动请缨道:“我今天刚好没什么事,要不今晚我在这里陪小黎姐吧。”

    小黎慌忙道:“不用,我又没有多重的伤,自己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萧九九道:“刚才我们问过医生了,24小时观察期,你不能随便下床,还是我来吧,咱们都是女孩子照顾起来也方便点。”

    小黎有些不好意思了,昨天还对萧九九非常冷淡呢,想不到人家一点都不介意,相比而言还是自己小气了,小黎道:“真不用,你一个大明星这么忙。”

    张弛笑道:“小黎姐,九九一片心意,你就别推辞了,她现在也算不上什么大明星,真是大明星,你这儿早就被记者给围上了,得嘞,你们姐俩聊着,我去南站接李大哥,他那暴脾气我还真不放心,回头直接把他给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了点头道:“你跟他说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李跃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京城,出站的时候两只眼睛都是血红的,见到张弛,一双大手马上把他的肩膀给捏住了,用力摇晃道:“她怎么样?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张弛道:“你别晃我,这么用力晃我把我也晃成脑震荡了。”

    李跃进放开张弛:“都脑震荡了,谁干的?我要为小黎报仇。”

    张弛道:“让你过来是送温暖的,别杀气腾腾的,伤害我小黎姐的人全都当场死亡,轮不着你报仇,再说还有人民警察呢,你怎么不长记性啊?”

    李跃进的情绪总算平复了一点,两人上了地铁,这个点出行地铁虽然堵了点,可毕竟能够保证及时到达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医院,遇到给小黎买了晚餐回来的萧九九,萧九九做了顺水人情直接把饭盒递给了李跃进。

    李跃进来得匆忙什么都没带,张弛提醒他去买束花,老李觉得送花就是求爱,面子上过不去,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还是拎着萧九九给他的饭盒进去了。

    吕坚强和胡依琳刚好在病房,看到李跃进过来,吕坚强也觉得有点惊奇,在看到李跃进拎着饭盒,眼睛红红的,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看来上次李跃进和小黎因为那场生死追击而产生了患难之情,吕坚强对李跃进印象不错,打了个招呼,他们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李跃进一个人在病房内,李跃进拎着饭盒站在那里,心疼地望着小黎,可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小黎看了看他手里的饭盒道:“给我送饭来了?”

    李跃进老老实实道:“萧九九塞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小黎莞尔笑道:“傻子!”

    李跃进望着小黎缠着纱布的额头,真是心疼:“疼不?”

    小黎摇了摇头,心头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?这事儿跟你又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要保护你的,可是我没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说过?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自己说过!”

    小黎咬了咬嘴唇,鼻子有些发酸,自从出事之后,她连一滴眼泪都没掉过,可李跃进出现在她面前之后,她竟然有些想哭,抬头看了看李跃进写满关切的面庞,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跃进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,手足无措道:“是不是我说错话了,小黎对不起,我以后不胡说八道了,我明天就去找领导打报告,我也当警察,我调去跟你一个单位,就跟你搭档,以后有什么任务我跟着你,有危险我顶着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抓住他的衣襟轻轻把他拉到身边,李跃进哆嗦了一下,想往后退,小黎怒道:“老实站着!”

    李跃进乖乖站着,小黎轻轻靠在他的身上,李跃进就算再麻木不仁也知道什么情况,两只大手在衣服上搓了搓,终于勇敢地落在小黎的肩头,低声道:“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刚刚来到公司,吕坚强就前来拜访。他已经听说了何东来在转移北辰的过程中逃脱的事情,估计警方的来访和这件事有关。林朝龙将会面的地点选在会议室,同时也让公司的法务陪同他出席,风雨飘摇之时,凡事都需多一分小心。

    吕坚强带着助手在会议室等了二十分钟,林朝龙才进来,林朝龙笑道:“不好意思,今天是公司上班第一天,有许多事情要处理,所以让两位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微笑道:“林总愿意配合我们调查就好,反正我们上午也没什么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坐下,首先声明自己十点半还有个会,也就是说他可以给吕坚强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其实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林总的个人安全着想,有件事想通报一下,昨天有个叫何东来的犯人在从京城转移前往北辰的过程中逃脱,林总应该认识他吧?”

    林朝龙点了点头道:“我和他曾经是好朋友,不过后来因为理念不合产生了矛盾,再后来他犯了法,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目前对何东来的审讯记录,他多次指认您剽窃了他的科研成果,对您恨之入骨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微笑道:“十六年前他案发被抓的时候就诋毁我,事实证明了我的清白,同行相忌,这种事情很正常,这方面我也无需解释,事实胜于雄辩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笑道:“林总不要误会,我们今天来并不是想调查这件陈年旧案的,何东来越狱属实,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,在这次逃脱的过程中,共有四人死在他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皱了皱眉头:“警察吗?”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此事属于警方机密,目前不便公布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点了点头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根据我们的分析,不排除何东来潜逃后对您图谋报复的可能,所以我们警方会对林总采取一些相应的保护措施,希望林总能够理解并配合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道:“理解,可我还是觉得没这种必要,因为我的安防措施一向完善,如果何东来敢来找我,我会把他抓住交给公安机关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笑道:“真希望多几位林总这样的正义之士,这样我们警察的工作也会轻松许多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。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那好,我们就不耽误林总太多的时间了,林总最近还是尽量多提高警惕,有什么异常情况希望您能第一时间联系我们,我们也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保障林总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林朝龙起身相送,和吕坚强握手道别,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:“对了,你们可以从何东来的亲朋好友方面入手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微笑道:“谢谢林总提醒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上了警车,小刘启动引擎之后道:“吕队,咱们下一站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你没听林朝龙说吗?”

    “那去北辰啊?是不是得先向局里申请啊?”

    吕坚强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小子就不能多动点脑子,新世界集团!”

    现在关于何东来是楚沧海妹夫的消息满天飞,虽然这消息并不确实,可吕坚强却从林朝龙的故意引导中得到了启发。舆论真真假假,可未必没有参考价值,楚沧海和林朝龙的商业竞争甚至连吕坚强这个局外人都有所耳闻,最近两人的负面新闻出现的频率很高。

    吕坚强对商业竞争并不感兴趣,他感兴趣得是自己的工作,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将何东来缉拿归案。他之所以能够从同事中脱颖而出,和他坚韧不拔的性情有关,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线索。

    真正到了楚沧海和林朝龙这种级数的大人物,反倒比多数成功者要平易近人,听说警方来了解情况,楚沧海马上抽出时间和他们见面,刚好是午饭时间,楚沧海邀请两位刑警一起来公司食堂吃套餐。

    楚沧海笑道:“两位觉得我们公司的伙食如何?”

    吕坚强赞道:“比我们食堂强多了,以后我要是不干警察了就来你们公司当保安。”

    楚沧海道:“你现在就可以来,我聘你当保安部长,条件待遇肯定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笑道:“承蒙楚总厚爱,我们在体制中干久了已经不能适应这种工作强度了。”

    楚沧海道:“你是说我们公司强度大还是小啊?”

    他们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沧海道:“说吧,我跟吕队也不是没打过交道,有什么话只管直说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把何东来的案子说了。

    楚沧海道:“吕队是不是找错了地方,我和这件案子没什么关系啊,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何东来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,何东来是您的妹夫。”

    楚沧海笑了起来:“吕队从什么地方了解到得情况?该不是外面风传的一些小道消息吧?”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所以我才当面向楚先生证实这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沧海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的事情,其实对你们来说查我的家庭关系是非常简单的事情,这事儿不需要我再向你们说明了吧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道:“楚总这么一说,谣言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“人言可畏啊,你们两个吃了我的嘴软,可不能像外面的人那样说没根据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吕坚强笑道:“楚总这么一说,我回头还真得把帐结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又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坚强没有提起楚沧海帮何东来请律师辩护的事情,楚沧海肯定没说实话,就算他跟何东来没有这层关系,他也肯定对何东来有过不少了解,利用何东来打压林朝龙?吕坚强心中已经将楚沧海列为高速劫囚案的嫌疑人之一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